小朗钻出地表,又购买了100斤沙砾,带回第五地下加工站,换回了一周的口粮:沙糕。

此时,人类已经拥有将沙石提炼成食物和饮料的技术,彻底解决了无动植物时代的生存问题。说通俗一点,就是吃沙子。

200多年前的古人,虽然曾经达成过几次世界性的环境保护协议,但并未落实到行动上,最终导致全球性雾霾和沙尘暴灾难,整个地球迅速沙化。

人类自身适应力极强,经过数代人的变异,和基因编辑技术的高速发展,肉体发生了极大变化,胃肠已经能够吞食消化坚硬物质,因此取之不尽的沙砾才能成为食物。

如今的人类有一个新名字:沙族。沙族人头尖、有甲、爪利,善于在沙漠腹部钻行。

小朗的太爷爷是沙族人的大英雄,正是他在古人向沙族人变异的关键时刻,突破了基因编辑技术的最终难点,一举将人类带入新时代,使得地球智慧生命不致灭绝。

比起先人,沙族人对生命存在的形式有更深刻的理解,因而能够接受各种肉体存续的形态。

不过,智慧生命虽然存活了下来,但古人以及远古人、太古人所描绘的生活乐趣已不复存在。此刻的地球,除了黄沙,什么都没有,它和火星一样,已经死去。

发布于2015年12月13日。

 

[日课] 雾霾“新常态”

今天的雾霾实在太大。
当地铁钻出地面,原本应该看到广袤的草地和树林,然而却是白茫茫一片肃杀。
鼻子极其不舒服。朋友本来只是轻微咳嗽,今日则剧咳不止。

未来我们会一直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么?
大气系统如此脆弱,经不起一点点风波。
很难想像如沈阳一样的严重雾霾天该怎么办。

听说明天会更严重,某些地方的能见度将进一步降低。
我只好放弃散步,躲在家里。
在这样的时刻,想起了一个冷僻的文学门类:自然文学。
是时候读一读了。

北京。

20115.11.14 记。

 

魔界无春雨

正是因为雾霾深重,才期待春雨。

我见过鹅毛大雪无声飘落,见过薄雾如云江山如画,见过荒山古寺黄叶飞,也见过野谷寒流冰花碎。
唯独,极少在春夜偶遇第一场喜雨。
今天预报说,明天有雨,心里一阵欢喜。

最喜欢春雨的清新,让整个世界开始新的轮回。所有树叶的灰尘顷刻消失,恢复闪着灵光的透彻之绿。犹如上天赐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无论犯过什么错,每年二三月,都能重来一回。

春雨,还意味着可以穿单衣了,可以登山了,可以去旅行了。可以光脚踏上大地,踏进河水,感受一切生机。

每年,当空气中弥漫着泥土潮湿的芳香时,我就知道,春雨要来了。
可惜,今年及以后恐怕闻不到了。我们的春天,恐怕只能到图画里去寻找了。往日的美景会渐渐成为传奇。

拥挤,烦躁,不能专注,人的机器化……
这是魔界的景象。
魔界无春雨。

虞美人 • 听雨
蒋捷(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2014.2.26 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