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养老现象背后的两个真问题

最近收到多位老年朋友发给我的同一条新闻:《15个70岁的老人租房“同居养老”……》。这是最新的“抱团养老”故事。类似案例这两年不时冒出,流传于各个中老年微信群。更著名的故事来自邻国日本,7位独身奶奶组团买房养老、彼此照顾,让年轻人大呼羡慕。

珍贵的友情、相同的追求、难得的共识,令这样的故事看上去很美,仿佛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决养老难题的最佳方案。

对此,我则想追问更多细节,比如:半夜有人生了急症,其他人如何发现?谁打120?有没有人懂得120抵达之前的急救?谁去为120引路?谁陪着去医院?谁付钱?病人若住院,谁来陪护……

如果没有出现这样不幸的情形,在日常生活里,她们都是自己打扫卫生、处理垃圾吗?各自买菜做饭还是一起吃?除了各自的居室外,有无公共活动的空间?如果住得偏远,怎么解决交通问题?

又或者,她们之中是否会慢慢形成一定的组织关系?比如:有没有谁成为领导型人物?其他人之间是否有明确分工?如果没有形成组织化的关系,出现矛盾、纠纷或是吵架之类情形时,如何解决?怎样维持“抱团养老”小团体的长期稳定、不分崩离析?

这些问题归结起来其实都指向同一件事,即:谁来提供养老服务?

你肯定要说:当然是她们自助、互助,否则为什么抱团?然而,一群同居老人所需要的服务是非常复杂的,涉及方方面面,物质层面包括:保洁、维修、医疗、餐饮、文娱空间、健身、康复……精神层面包括:文娱活动、关系调适、心理疏导、情感支持、全龄环境……她们在一起居住时间越长,服务需求就越复杂,越难通过自助、互助来解决。

你可能会觉得没有那么复杂,姐妹们在一起只是想简简单单生活而已。可是,生活本身并不简单。大家之所以决定抱团养老,内心里还是希望获得更好的晚年生活,而不仅仅是为了活着。“抱团养老”这个概念之所以被很多人喜欢,人们在内心深处的期待至少包括:互助、亲密的人际关系、更好的精神生活。因此,如果上述各种物质和精神层面的养老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抱团”能否解决持续至人生终点的养老问题,就是一个疑问。

养老是一种长期需求,涵盖了老人自理、半自理、完全不能自理、临终关怀、去世等多个阶段。如果“抱团”作为一种养老模式能够成立,它必须能应对所有这些阶段产生的需求。毕竟,我们所讨论和期待的,不是抱团旅游、抱团小住等短期行为。

在我看来,“抱团”只能提供一种较为亲密的人际关系,做到邻里守望,并没有提出完善的养老服务解决方案。即便在这个小团体里,也许恰好有人懂医、有人擅维修、有人擅厨艺、有人热心组织各种活动,但大家都是老人,总有一些老年人力不从心的事需要处理。与专业养老机构所能提供的系统服务相比,老伙伴们的相互保障显得十分脆弱。

“抱团养老”,核心在养老,不在抱团。这是第一个问题。

现在我们来谈谈第二件事:相比去专业的养老机构,为什么人们心里更喜欢“抱团养老”?

这需要再追问一下:抱团养老和在家养老,老人更喜欢哪个?相信只要有可能,他们多半会选择后者。

谁不愿意在家养老呢?现在市场上呈现出来的普遍现象是,说服一位老人从家里搬出来、换进养老机构居住,是一件很难的事。尽管养老产业风风火火,接受养老机构的人比十年前明显地多了起来,但不想进、不情愿、婉拒的依然是大多数。

从自己的家,走进养老机构,看上去只是换了个地方住而已,实际上老人的生活因此发生了根本性质上的变化——从个人生活变成了集体生活。家,是一个人的私人领地,想怎样就怎样。当你在家里自由、自主、自在地生活了几十年,忽然有一天不得不放弃它,转而退一步加入集体,被观察、被管理(哪怕是出于好的目的),只是因为衰老逼得你不得不牺牲部分私人生活方式来换取服务。这种兑换,这种代价,谁愿意呢?

“没办法”,这是很多老人和家属面临这种抉择时的无奈表达。

如果,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已经十分发达,不用离开家就有很好的养老解决方案,还会有人放弃私人生活方式、加入集体吗?想必少见。

可惜当下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并未充分发展起来,有需求的家庭依然不得不在个人和集体生活之间艰难抉择。这时候,社会上忽然冒出了各种各样的“抱团养老”故事,仿佛在私人生活和养老需求之间实现了最佳平衡,自然大受欢迎和期待。

这就是当前“抱团养老”现象的背景。它本质上不是一种完善的养老模式,只能视为一种美好期待——既能保持私人生活方式,又能得到系统专业的养老服务。

这种期待给我们一种启示:不要把养老机构运营成医院那样,只有不得不去的时候才会被迫考虑;可以转变思路,让养老机构更像普通小区,老人住在房中和住在家里没有任何区别,运营团队则像一支超级物业,提供系统而专业的养老服务支持。如果用这种思路运营,这间养老机构将从性质上转变成一个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相当发达的小区,老人的房间也将从被观察、被管理、被服务的养老院客房变成真正属于老人的家。

与其反人性地“教育”老人集体生活比在家好,不如为老人营造一个升级版的家。

2019.09.22

————————

注:本文首发于“阿沐养老”微信公众号,编辑发表时将标题改为《养老从业者:热议“抱团养老”之后,思考如何让养老机构更像家》。

挣老人的钱,更容易还是更难?

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跟各位朋友讨论一下。如果你搜“挣老人的钱”,出来的结果基本上只有三种:分享方法跟套路的;说挣老人钱最容易的;说挣老人钱不容易的。

那么,挣老人的钱到底容不容易呢?我想,这是一个困扰很多养老投资者的迷思。其实,找出答案并不难,只需看两个很常见的新闻标题即可:《老年人动心容易下单难杭州老年公寓尚没赚到钱》、《老人贪图高额回报落入圈套:钱没赚到房子没了》。

看,老人不是不花钱,只是不会轻易花到养老机构上面。以我的观察,老人在掏腰包之前,心里反复考量的那个点,不是养老机构卖力宣讲的吃住医护玩,而是另一件事。只有把它琢磨明白了,他们才会开始比较产品。

视钱如命

说清楚这件事,需要重估一句名言,“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这是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诗里的话,被海德格尔阐述后,流传至今。遗憾的是,据说这句诗创作的时候,荷尔德林贫病交加、居无定所。悲剧了。

古往今来,几乎所有人都把这句名言的重点放在了美妙的“诗意栖居”上,而我则认为,此句的关键在于那个不被重视的“大地”。我想,诗人所说的能供人诗意栖居的“大地”,不应是你我脚下这片土地,而是某种稳定的财务安排。只有适合你的、稳定的财务安排,才能保障你安心栖居,避免“人活着,钱没了”的荷尔德林式悲剧。

每个人年轻的时候、中年的时候、老年早期的时候,都是在为此而奋斗吧,也应当为此而奋斗。不管这种安排是子女、房子、退休金、或者别的什么,它们所代表的都是人老了之后能够依靠的、稳定的收入来源。

为了避免“人活着,钱没了”,得做到两件事:首先要确保活着,而且尽量健康地活着,努力自主。这说的是生命的长度和健康水平。其次,如果能健康长寿,就务必得使劲保证钱还在,否则岂不是遭罪?

可见,在老人心里,钱的重要性,仅仅比健康长寿稍微次要一点点。基本上可以说,视钱如命。

为命花钱

国家卫计委在2016年底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已超过76.3岁,力争到2030年达到79岁。也就是说,每个中国人生下来就平等地拥有了将近80年长度的时间资本,并可以使用这笔“启动资金”去工作赚钱、投资理财,为自己早早地搭建诗意栖居的“财务大地”。

然而,人一过了六十岁,心里就会逐渐生出一种“时间不多了”的担忧,导致他们和三四十岁的年轻人在心态上产生本质区别。年轻人工作没了,可以再找;投资失败了,改天还能东山再起。可是,一个时间资本已经所剩无几的人,经不起这种刺激和折腾,他们没有多少“改天”的机会了。

时间每流逝一天,就增加了一丝老人心里的担忧。退休金1万块算多的了,又怎样?还不是花一分少一分?那就尽量少花呗。除了必要的开销,老人一般很少主动购买“多余”的东西。如果这时候有一个他信得过的人说,您投资几万块钱,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赚到比存款高得多的利息,而且保本,你说老人家会不会投?本文开头的那个新闻标题已经给出了答案。

还有媒体上常常报道的,有些卖假保健品的被抓了,有的老人不仅会哭,甚至还跟警察说,他是好人,你们抓错了,我是自愿的。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两点:老人信他,保健品跟“命”直接相关。

决策关键

想挣抱着如此心态的客群的钱,你说容易还是不容易呢?凡是有助于“命”跟“钱”的,都在所不惜,如医疗、保健品、理财产品等等;凡是和“命”跟“钱”距离稍微远点的,就开始有了些难度,如高端电器、旅游、疗养、文化类服务,需要进行一定的说服和诱导工作;而那些离“命”跟“钱”更远的,对老年群体来说就如浮云一般了,可要可不要。

养老院这种产品与“命”跟“钱”的距离,远还是近呢?收费价格、收费方式有助于稳定老人栖居的“财务大地”,还是占的比重过大、让老人产生强烈的不安感呢?

很多老人在参观完一处养老机构后,对硬件设施、服务态度、医疗保障都比较肯定,有的还体验试住过,带家人朋友反复考察过,但结果还是不付款。在这样的老人心里,你的产品好不好已经不是他考虑的事情了,最终促使他拒绝的,多半就是价格太高、收费模式不灵活,动摇了他的财务保障基础。如能从稳固老人所栖居的“财务大地”角度,设计好定价、付费模式,相信只要他需要,就会买单。

最后需要提醒一点,做养老不能只从营销的角度看问题,还要带着一颗公益的心做事。无论保障性、中端还是高端的养老服务,所面对的都是相对弱势的一批人,他们心怀担忧、警惕、甚至恐惧,审视你的服务、推敲你的价格策略,为的不过是验证一份安全感。无论别的行业怎么做,养老营销绝对不能厚黑。

只有让每个老人为自己准备的栖居方案不落空,才会受到他们的真心欢迎。如果这样做,那么挣老人的钱就是容易的。

2017.08.15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养老周刊》,发表时编辑将标题改为《细思极恐:老人的钱,真有那么好挣吗?》

[日课] 雾霾“新常态”

今天的雾霾实在太大。
当地铁钻出地面,原本应该看到广袤的草地和树林,然而却是白茫茫一片肃杀。
鼻子极其不舒服。朋友本来只是轻微咳嗽,今日则剧咳不止。

未来我们会一直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么?
大气系统如此脆弱,经不起一点点风波。
很难想像如沈阳一样的严重雾霾天该怎么办。

听说明天会更严重,某些地方的能见度将进一步降低。
我只好放弃散步,躲在家里。
在这样的时刻,想起了一个冷僻的文学门类:自然文学。
是时候读一读了。

北京。

20115.11.14 记。

 

[日课] 滴水穿石

从泰国请回来的一尊小佛像,一直放在电脑旁。以前经常和他说说话,最近几乎把他忘了。当我心思澄明、幸福的时候,就会记起他;若东奔西走、焦躁不安,就会忘记他。他简直就是我的心态的镜子。

近来忙于收拾电脑里的杂乱文件,都是沉积了好几年的,装得下两个硬盘。看的过程中想到,这里面其实积累了很多有用的数据、资源、资料,如果整理清楚,应该能发挥很大的价值。可惜,自己一直没时间去做。可是,又能什么时候有时间呢?如果真的在未来某段日子闲下来,能去整理,可那时又会积累好几年的东西,岂不是工作量更庞杂!看来,做这样的事,依然只有一条路,就是平时一点一滴地整理好,用滴水穿石之功,否则是永远做不下来的。

举个例子:几乎所有人都有开会时要用的笔记本,无论是真地会记,还是到时装装样子,总能慢慢把它写满。一年下来,写满两三个本子是没问题的。然而这些本子里记录的东西,有几个人会回头再去看,或者整理出来使用?收拾桌子的时候,碰到这种已经写满的笔记本,会不会觉得扔掉仿佛可惜、留着却又占地方呢?这和电脑里积存的文件是一回事。

我最近在看的书是:《少年天子》《小公司大品牌》

第一本讲顺治的故事,非常好看,适合消遣。第二本是日本人讲如何帮小公司打造品牌的战略与方法,很实用,好看。看完这本,我还会把这位作者的其他两本书也买来看。

这几日虽然是深秋与初冬交替之际,然而极冷,朋友们要多穿一点。

2015.11.12 记。

 

[日课] 寒冷降临

这两日极冷。昨天家里忽然断了电,导致空调也没办法开了,一下变得更加冷。晚上睡觉只好躲在三层被子里面。

今天的我们,是生活在全球环境中的一员,再也不是以前封闭时代的隔绝人、井底之蛙。当如此寒冷降临的时候,我想到了台湾、北海道、泰国、美国的朋友。这种感觉很好。

父母渐渐老了,思维和感觉都开始有些迟钝,我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未来三十年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有暖气,有空调,有热水器,有电褥子,等等,相信这个冬天会比较好过。

2015.11.08 记。

 

[日课] 雨夹雪

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冷,我只穿了薄薄的裤子。
秋天真是短啊,一转眼就过去了。

所有的事,哪怕只是刚刚发生的,也是一转眼就成为了历史。
最后只留下一些照片、视频和声音。
所以,记录是如此重要,也包括文字。
人脑的瞬时思考很强,但储存功能实在是不如其他工具。

明天一定要加条秋裤,听说有雨夹雪呢。

2015.11.5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