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苏罗的西返(四):它还在那儿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四):它还在那儿

他本以为谜底在楼上,却没想到瞎猫撞了死耗子,一头扎进了陷阱。 黑。绝对的黑。彻底的黑。无助绝望的黑。 试了很多次,往本以为的来时路方向走,什么都没有。走了很多步,甚至还小跑了一段,既没撞上墙,也没找到...
阅读全文
密苏罗的西返(三):门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三):门

当人面对未知时会感到最可怕吧。已知的,无论如何都能找到办法应付,就像数学题,也许一时找不出那个解,但你知道前方总有一个解,就在那儿等着。这是确定无疑的。这种确定性就是安全感的来源。而未知,什么都不知道...
阅读全文
密苏罗的西返(二):客栈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二):客栈

此时的每一步都无比凝重,车轮每向前转动一圈都仿佛离黑暗的未知又近了一些。所有人都体会到了这种极强大的压迫感,包括在街边酒楼暗中观察的弘将军。他和执行本次任务的两千铁甲军并非压迫的来源,他本人也正屏住呼...
阅读全文
密苏罗的西返(一):曲阳道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一):曲阳道

这几日,太阳城内来来往往的人很杂,让人不安,缓慢地累积起一层越来越浓的迷雾。秦天宝不知道这些,也不想理会。他属于那种凡事都愿置身事外的人,人间的纷纭纠葛尽量远离为妙。这次若不是师父严令,他才不会千里迢...
阅读全文

坠落

秦天宝回到家,母亲脸色凝重地把他叫进了里屋,讲述了自己家族的一段往事。原来,他们母子俩已是这个家族在世上仅存的人,其他人全都莫名奇妙地死去了。而母亲说的那些族中之人,他此前闻所未闻。 母亲还说,他今天...
阅读全文

原因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他和她走到了一起,并结婚。 人人都说她是个好媳妇,贤惠,勤劳,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工作上也不断有所进步。里里外外都是把好手。 两个月前,这对令人羡慕的小夫妻...
阅读全文

一只巨大的手翻转过来,把我压在下面,迅速按进水里。 我并非水物,眼看将被淹死,彻底慌乱了,只能拼命挣扎。使出全部力气,左冲右突上顶,整个身体像狼牙棒似的张开,同时从多个方向奋力扎向那罪恶手掌的每一寸肌...
阅读全文

焦虑何来

一会的工夫,秋叶就不行了。冷汗忽然间布满全身,心紧张到几乎不能呼吸。站不住,一下子软在地上,完完全全地趴在客厅里。 停电了。手机也没电了。家里所有电器都无法使用了,就连120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拨打出去。...
阅读全文
如何脱贫致富 小说

如何脱贫致富

路 / 艾林,2014年6月17日 四个年轻人请教法师:如何脱贫致富? 法师说:一直往东,有座山,住着高人,只要喝了他的魔药,就能得到一身本领,保管荣华富贵。但路途遥远,得走三年。 年轻人勇敢无畏,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