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苏罗的西返(四):它还在那儿

艾林花园
艾林花园
艾林花园
135
文章
0
评论
2020年8月6日21:47:14 评论 233

他本以为谜底在楼上,却没想到瞎猫撞了死耗子,一头扎进了陷阱。

黑。绝对的黑。彻底的黑。无助绝望的黑。

试了很多次,往本以为的来时路方向走,什么都没有。走了很多步,甚至还小跑了一段,既没撞上墙,也没找到门。

只有黑。什么都没有。连方向也没有了。

他意识到,碰上古怪了。

索性原地不动。

秦天宝站定后,盘腿坐下,调匀呼吸,闭上眼,尽可能地屏气凝神,用力感受。既然眼已无用,那就用心。

没有一点声音。刚才小跑的过程中,他感觉前面仿佛还有很远才能抵达尽头,又感觉尽头就在眼前。现在绝对安静地感受下来,这个黑暗空间又没那么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天宝默默地站起来,随便选了一个方向。他觉得往前走五米就是墙壁。他能感应到。以前在南海的时候,他是弟子中感受力最强的,没有之一。静静躺在沙滩上,他都能感受到海龟缓慢地爬近,小螃蟹悄悄钻出沙眼。

没错,五米外就是墙壁!他,一步,一步,一步,往前挪,每站定一步,就仿佛在地上楔了颗钉子。终于,走到了五米左右的地方。他慢慢地往前摸。

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不能焦虑。秦天宝就在原以为是墙壁的位置,重新盘腿坐下,闭眼凝神,开启心之感受。

过了很久,他全身已经布满寒意,此刻他再次感受到,墙壁又在前方五米处!

墙是活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再次缓缓站起,全身慢慢蜷缩,像一张弓,一把扇,一只贝,直到头和脚几乎挨上的程度,1米9的秦天宝已经像一个圆球那样了。这是他在南海修炼轻功“弓月术”的最高等级。

一秒后,他全身反弹,“崩!”一声飞了出去,犹如子弹,快如闪电!这一飞,就算不把那“墙”穿个窟窿,也必定狠狠撞在其上了。

既然你是活的,那就不客气了!

等他滚落,迅捷起身,并没有撞到什么的感觉。闭眼,屏息,它还在那儿!他竟然感觉到,那墙还在五米处。

怎么回事!

不能再动了。绝对不能再动了。眼下无论怎么做都似乎是徒劳。他静默地再次盘腿坐下,无声无息,开始观察。尽管什么也看不到,他还是要努力看。

这种彻底的、无边无际的黑暗,秦天宝这辈子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果不是身体和手能触摸到坚实的地面,此刻他仿佛在幽深无际的宇宙中悬浮,无上无下,无左无右。在这种状态中,无所谓坠落或上升,也无所谓前进或后退。

他忽然想,可能不是那墙是活的,而是整个空间都是活的,会随着他的移动膨胀或缩小,所以才会感觉墙总在五米处。

可是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种地方存在,尤其是在这太阳城里。在他的概念中,一件衣服是由几块布缝制成的,既然是缝,就会有两块布相连接的地方。那么,这里是不是也存在这样的边界呢?

想到这儿,他慢慢趴在地上,手沿着地面,一点一点往前摸。说是地面,却不知用什么材料做的,光滑无比。不冷,还有一丝丝温度。

一直摸了三十多米,什么也没有。他依然能感觉到墙就在五米外。他忘了,这个空间会随着他的移动变大,他可能永远摸不到墙,更何谈什么接缝!

绝望。秦天宝绝望了。这位南海第一浪人从未体验过什么是绝望,从小到大任何事情都是第一,不知道输是什么滋味。可是这次,他完全蒙了。当你面对未知的事物,面对从未见过、从未听过、也从未想过的事物时,彻底不知所措。

他颓然地坐在地上,身体已经软了。不能输。镇定。即使已经绝望,仍然应该保持姿态。他艰难地撑起虚弱的身心,坐正,深呼吸,练习正气功法。

良久,终于平静下来。无论多么糟糕的事,只要接受了,也就不再焦虑了。反正已经败到了底,已经败无可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往前走。

他不是那种十分机灵的人。有些人天生聪慧,七巧玲珑,遇到这种情况哪怕同样茫然无措,依然能装出镇定自若、成竹在胸的样子。秦天宝不行。他性格中有两成是那种呆呆憨憨的,有时候很实诚,吓傻了就是吓傻了。这种诡异的黑暗空间,让他完全瘫软在地。焦虑。极度焦虑。

他望着前面感觉中的墙发呆,尽管什么也看不见。临行前,他还收到了师傅发来的快信,再三叮嘱务必把苏罗草送到王宫,亲手交给王后。师傅从未这么啰嗦过,吩咐过的话从不说第二遍,不知这次是怎么了,还特意在临行前再发信强调一次。

嗯?那是什么?视线前面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轮廓。秦天宝立刻凝聚心神定睛细看,没错,不是眼花,也不是幻觉,前面的轮廓是真的。怎么回事?

他决定爬过去看看。对,是爬,不是站起来走。这好不容易出现的轮廓,他生怕一打扰就没了。

他十分小心地、像猫一样悄悄爬过去。到了近前,已经可以摸着那个物体了。他站起来,快速摸索。是墙,就是一面墙。他摸不到这墙的顶部,两侧也十分宽广,需要左右各走十来步才能抵达墙角。

奇怪的是,这回它没跑。累了?还是不想玩了?他对这墙还是心有忌惮的,心里始终认为它是个活物。

这时,他发现地面与墙的交界处慢慢出现了一些光点,且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很快,那些光点连成一线,刺目无比。接着,竟然出现了一扇极小的门,犹如生命之门般光耀无比,从门外递进一只漆盒。而后,门迅速关闭,无声无息。光点并未随之消失,而且在这空间四壁交界处都亮起了一串光点,恰好勾勒出这空间的形状。

这回,秦天宝彻底看清了,也彻底恍然大悟了,“他妈的,有人啊!不早点滚来!”下一句憋住没说出来,在心里打了个滚儿,“差点给小爷吓傻了!”

他取过漆盒,小心翼翼打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蒸羊肉,一张折好的纸。打开,书二字:“何如”。

秦天宝嘴角一歪,坏笑了一下,骂道:“妈的,玩老子!居然敢嘲笑我!”骂完又坏笑了一阵,把那张纸折成剑状,放回原处,便心满意足地吃起了羊肉。

有人送饭,顺便还嘲讽了一番,显然是件好事,说明这个诡异的空间是人力可及的。既然背后有人在操控,就好办了。没人才麻烦,是神是鬼谁说得清。

这肉味道真不赖!说实话,一碗没够。可这会儿也没法要求再加一碗,只能意犹未尽地把空碗搁回去,盖好,将漆盒重新放回递进来的位置。也不知何时才有人来取,反正有人管了,干脆不再理会。秦天宝就地躺好,睡了起来。

他梦见和师傅告别,两人不知各自奔向哪里,总之是要分别。秦天宝百般不舍,却也无奈,最后还是他先离师傅而去。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这句临行前师傅对他说的话,醒来后反复在脑海中回响。漆盒果然被取走了,所有光点也尽灭。既如此,他便不再关心五米外的墙,只静静打坐,恢复心神。

大概五六个时辰后,大亮,一道大门开启,极其耀目。一个高瘦的黑影在光芒中站立,对他说:“请”。

游戏开始了,很好。他跟随此人走出诡异空间。外面是一条深深的甬道,高约三米,宽可容三人,都是岩石,略有湿迹,仿佛是一个山洞。他回头想再看一眼那空间,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大门也没了踪影,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他背后一凉,赶紧转身跟上那人。他可再也不想回去了。

走了没多久,上了两层石阶,又经过一些房间,那人终于说:“这就到了”。至于到了哪里,去干什么,见什么人,他只字未提。

直觉告诉他,见到这个人,故事才算真正开始。

2020年6月8日首发于当代文化康养网,微博/今日头条同步更新。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我愿舍身陪你渡过魔界
艾林花园
  • 本文版权归 作者 所有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ailinhuayuan.com/?p=384
密苏罗的西返(三):门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三):门

当人面对未知时会感到最可怕吧。已知的,无论如何都能找到办法应付,就像数学题,也许一时找不出那个解,但你知道前方总有一个解,就在那儿等着。这是确定无疑的。这种确定性就是安全感的来源。而未知,什么都不知道...
密苏罗的西返(二):客栈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二):客栈

此时的每一步都无比凝重,车轮每向前转动一圈都仿佛离黑暗的未知又近了一些。所有人都体会到了这种极强大的压迫感,包括在街边酒楼暗中观察的弘将军。他和执行本次任务的两千铁甲军并非压迫的来源,他本人也正屏住呼...
密苏罗的西返(一):曲阳道 小说

密苏罗的西返(一):曲阳道

这几日,太阳城内来来往往的人很杂,让人不安,缓慢地累积起一层越来越浓的迷雾。秦天宝不知道这些,也不想理会。他属于那种凡事都愿置身事外的人,人间的纷纭纠葛尽量远离为妙。这次若不是师父严令,他才不会千里迢...
坠落 小说

坠落

秦天宝回到家,母亲脸色凝重地把他叫进了里屋,讲述了自己家族的一段往事。原来,他们母子俩已是这个家族在世上仅存的人,其他人全都莫名奇妙地死去了。而母亲说的那些族中之人,他此前闻所未闻。 母亲还说,他今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