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苏罗的西返(三):门

当人面对未知时会感到最可怕吧。已知的,无论如何都能找到办法应付,就像数学题,也许一时找不出那个解,但你知道前方总有一个解,就在那儿等着。这是确定无疑的。这种确定性就是安全感的来源。而未知,什么都不知道、不确定,所以最恐怖。

他会去吗?

他会去的。

一片寂静无声的环境,只有一间客栈、一扇待推开的门等着。

巨大的吸力。难以抗拒。

也许谜底就在那里。

谜底显然就在那里。

秦天宝拍拍身上的土,走了过去。

他全身的汗毛已经竖起。

人进入高度紧张的状态时,大脑飞速运转,双目如鹰,每一个细胞都在观察和判断。

终于,在好奇和命运的驱使下,他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没有立即进去。闪在一边。也许会有毒气,或者藏了很久的杀手一刀劈过来。

没有。

阳光率先射进门缝,尘埃在光线里飞舞。进吧。如果是瓮,等他这只猎物好久了。潜意识中他认为这里面很可能不是用来杀他的。他命未至此。

大雨滂沱。我也为秦天宝捏一把汗。

屋内陈设很普通。桌椅板凳,柜台酒瓮。应该有好多天没人用过了。摸一把桌面,略有浮尘。还有二楼。楼梯尽头是更深的未知。不敢去。

有时候似乎有路就想走过去看看,好像它们专门在那里等你。你刻意不去,用力不去,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哆哆嗦嗦地决定过去看看。好奇真是害人。

柜台后面墙上挂着一幅奇怪的书法:客从何来。

楼梯旁边有一扇小门,仿佛通向后面,虚掩着。

秦天宝决定先不去探索楼上的大恐怖,先在楼下转转,这样还比较轻松些。

穿过小侧门,果然进了后院。马厩,鸡舍,杂物棚,辘轳,石碾,一幅生趣盎然的图景,除了没人。

另有几间屋,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也许是伙计们住的。他随便挑了一间,本想一把推开,顿了顿,还是先敲了敲有裂纹的木门。

没人。意料之中。

屋内一目了然,小床,桌几,两把座椅。还有一个里间,门闭着。推开,走进去,看不清有什么摆设。还能再往里。越往里越黑。怎么这么黑。还是出去吧。转身,门呢?

四周一片漆黑。他快步往门的方向冲过去,用力抓、推、摸,在原来是门的方向什么都没有,只是虚空。冷汗骤起。

竟然是这儿!

2019年11月4日首发于当代文化康养网,微博/今日头条同步更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