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声音永远挠不到你心里那块痒

中午。路过一家地产中介,门紧闭,里面站满了人,排着队唱歌。调子熟悉,但声音混杂,一下子还没判断出是哪首歌,身后走过的一个小伙喊了出来:水手!

哦,是啊,水手。又走过一个姑娘,跟着哼唱了起来。

这首歌是我听过的第一首流行歌曲。听到的时候,是一个黄昏,放学回家,转过十字路口,几个大孩子骑着自行车飞过,高吼着《水手》。那时我大概在上小学四五年级,放开嗓子在街上唱这种流行歌曲的,都被家长定义为二流子。

我很喜欢这歌,找人要来歌词,抄在本子上。慢慢地,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歌词本。想想很奇怪,那时的同龄人都喜欢找一个本子一首一首地抄歌词,换算成现代的概念,应该和收藏鸡汤差不多,因为那个年代可供我们读的东西很少。

一路长大,听各种歌,读各种书,大部分都是囫囵吞枣。
比如听歌,听两句,快进,迅速划到最后,不好听,换!
比如读书,看封皮,看目录,挑几段瞅瞅,不好看,换!

什么叫不好听?什么又叫不好看?
当我让朋友小王律师推荐好歌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品味真差,推荐20首,也就一首好听,可他却说这都是自己经常单曲循环好几十遍的歌。

很久之后我才悟到,不是歌不好听书不好看,而是不合自己的口味。而自己的口味又是什么样的?其实哪有什么口味,挑歌挑书不过是寻找当时自己的共鸣而已。

伤心时,想听伤心歌。
躁动时,想听青春歌。
漂泊时,想听江湖歌。
甜腻时,想听那种歌。

你在寻找的,是歌里书里的自己,是希望别人的话给自己理解、同情、信心。

最终,所有疑惑、难题的答案,还得从自己这里寻找,别人的声音都是参考,永远挠不到你心里那块痒。

想着这些,我看到几个屌丝蹲在高级公寓底商的台阶上吃盒饭,穿着人皮的我默默走过。

 

发布于2015年9月18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