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

下了高速,检查身份证,是当地人则放行,不是则原路返回。

我是,遂进。

这条公路原本川流不息,此刻只有两三辆车。沿途,各村村民们都规规矩矩戴着口罩,有的白色,有的浅蓝,有的黑色。

我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搞来这些五颜六色的口罩,有些人肯定不容易。

不是谁都有丰富的人脉,不是谁家里都有出息的儿女,可是他们依然各自努力搞到了这些东西。

这还只是口罩,免洗手消毒凝胶、75度酒精、84……这些城里人曾经疯狂囤过的紧俏物资,可能就不是人人都有了。

听着乡音、看着戴口罩的乡亲,眼眶不知何时湿润了。想了很久也没搞明白,到底是哪个点的情绪被击中,可能因为太清楚每一张面孔背后承载的艰辛往事吧。

离家时正月初三,今日回来已过75天。

几乎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希望这场大劫早点过去。

下午,北境春风起,久违的温暖、舒适、和畅。

在院里、林子里走了走,舒服啊!

2020.4.11 记。

 

《乡亲》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